金融机构在执行《征信业管理条例》中面临的问题
时间:2015/3/17 10:48:37       浏览次数: 10181

金融机构在执行《征信业管理条例》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征信业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13年3月15日开始正式实施,代表着我国征信业管理正式步入有法可依的轨道,有利于更好的维护各类信息主体的合法权益,促进征信业务规范化发展。无锡中支以《条例》为指引,组织辖内金融机构开展了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在全辖内营造起“学《条例》,用《条例》”的良好氛围,组织各金融机构对照《条例》进行自查,并开展了现场检查。在检查中发现金融机构在执行《条例》中,还存在部分操作流程不明确、操作要求难落实等问题,有待于通过《条例》实施细则来进一步明确和规范。

一、金融机构在执行《征信业管理条例》实施中面临的困境。

(一)执行授权规范面临的困境。

1.企业查询补授权存在两难。《条例》明确规定金融机构和其他使用者取得信息主体书面同意方可查询金融信用信息数据库信息。《条例》于3月15日正式实施,而金融机构普遍在6月份经过《条例》培训后方启动内控制度修订,建立查询企业信用信息授权制度[1]。那么在《条例》实施到金融机构正式使用企业查询授权书,造成企业查询授权制度空白。要不要补企业查询授权书对金融机构来说存在两难:一方面体现在如果不补授权书,那么金融机构就属于违规查询;另一方面如果补授权书,会存在授权书无法补齐或是企业名称等发生变更后无法使用原单位名称授权等问题。如交通银行无锡分行自《条例》实施后需要补签企业客户共计5695户,目前已补签授权书的共计3058户,已联系上正在开展补签工作的企业2314户,另323户企业因涉及钢贸问题,五级分类转为不良,银行方面已提起诉讼,部分法人代表已无法联系,无法补签授权书。

2.数据报送授权的法律时效不明确。《条例》在明确金融信用信息数据库的信息来源渠道的同时,规定由从事信贷业务的机构在取得信息主体的书面同意向该数据库提供有关信贷信息。而事实上金融机构在获取客户签字授权时,查询授权书虽然约定了对数据报送的授权,但是授权时仅仅是银行对客户有授权意向,数据尚未发生,数据报送授权的法律时效是否会受到影响。如无锡农商行在修订查询授权书时考虑到是否需要附加数据报送授权时间约定,如约定信贷业务发生后30个工作日内进行报送。

3.“一事一授权”的界定较模糊。人总行在郑州举办的《条例》专题培训班上,明确要求授权时应做到“一事一授权”,金融机构对“一事”的认定争议较大。据无锡农商行、宁波银行无锡分行等多家金融机构反映目前对企业实行年度授信政策,即年初签订授信总合同,当企业有授信需求时另行签订单笔授信合同(如贷款、银票等信贷业务)。争议的焦点在总授信合同是否可以作为“一事”认定。金融机构倾向于在年初签订的授信总合同中添加企业征信查询授权书,将总授信合同作为“一事”进行查询授权,而非将单个授信合同作为“一事”认定,以减少业务环节。

4.企业法定代表人签字授权存在困难。人总行在郑州举办的《条例》专题培训班上,明确要求金融机构在获得企业授权查询信用信息时,需要获得企业的签章,即在授权书上加盖企业公章,并获得企业法定代表人签字。金融机构反映常常发生法定代表人不在当地住所,较难获得授权,且企业法人作为主体进行盖章授权已经完成了授权,是否可以不需要法定代表人签字授权。如中国银行无锡分行以国际业务为其特色业务,经常与外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发生授信业务企业,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常为外籍人士,获得其签字授权存在一定的困难。

    (二)执行查询规范面临的困境。

1.关联企业查询受限可能会影响业务开展。《条例》明确规定金融机构和其他使用者取得信息主体书面同意方可查询金融信用信息数据库信息。金融机构反映在对集团客户或其中某一家子公司进行授信时,为了控制风险,全面了解企业信贷状况,一般会查询旗下所有企业的信用信息情况。但是银行实际上仅与集团客户的一家或几家子公司有业务往来,银行方面对于获取没有业务往来的集团客户其他子公司的查询授权查询存在较大困难。金融信用信息数据库设立的初衷是防范金融风险、促进金融业发展,对集团客户的查询限制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金融机构业务的开展。

2.授权书的查询用途设置不匹配性。《条例》明确查询个人信息时,应当取得信息主体本人的书面同意并约定用途。但是,法律规定可以不经同意查询的除外。金融机构在自行制定查询授权书约定查询用途时,设置的查询用途选项可能会与征信系统里设置的不完全一致,勾选时可能会出现约定用途与系统勾选用途不完全匹配的现象。如无锡农商行查询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使用同一张授权书,授权用途包括授信业务申请、贷款、信用卡、保函、票据承兑、票据贴现、保理、押汇、信用证开证、代付业务、福费廷、打包贷款、提货担保、发票融资、订单融资、担保、其他。其用途选项与金融信用信息数据库中设定的选项存在一定差异。

    (三)执行异议处理时限存在现实困难。

《条例》要求征信机构或信息提供者自收到异议之日起20日内进行核查和处理,并将结果书面答复异议人。部分金融机构反映20日内完成全部处理比较困难。如以中国银行无锡分行日常工作中异议处理最多的信用卡年费异议为例。通常客户会通过中国银行统一公布的客服热线对信用卡年费提出异议,中国银行总行信用卡中心将客户异议转至中国银行江苏省分行,省行再传递给无锡分行,无锡分行进行核查、分析交易记录,而无锡分行的权限仅可以查询到最近1年的交易记录,当需要查询3年以上的交易记录时又需要到总行获取查询记录,查询过程需要一个星期,经过确认后,无锡分行异议核查专管员将核查确认函提交到中国银行省分行审核,再提交到总行,由总行统一修改。整个流程下来20个自然日处理答复时限非常紧张,如果碰到中间环节配合度不高,基本无法实现按时处理完成。另外据中国银行无锡分行反映,今年发生过两起因信用卡欠年费导致的异议,在经处理删除信用报告上的异议后,客户继续使用该信用卡后,发现以前的欠缴年费记录又会出现在信用报告上,中国银行总行介于此种情况,专门发文要求在处理信用卡异议时建议客户先将该信用卡注销掉后再对信用报告进行修改,而根据中国银行相关规定光注销信用卡就必须要45天。因此,中国银行无锡分行方面表示对于信用卡异议一般来说20天无法完成全部处理过程。

二、金融机构在执行《征信业管理条例》实施中存在的问题。

(一)个人征信查询用途合规性重视还不够。

调查发现,金融机构对于查询个人信用信息的授权意识已经较强,但是对“按约定用途使用信用报告”仍难以完全做到,仍然会出现授权书约定用途与实际查询用途不符合的情况。如 “贷后查询”时勾选“异议核查”,“贷款审批”时勾选“担保”等。主要原因:一是金融机构受本身企业性质影响,人员变动和岗位变动较多,往往很难保证交接到位,从而也难以确保查询过程完全规范。二是业务量较大,存在操作员操作失误的可能性。

(二)企业征信查询授权行为尚不规范。

调查发现,由于此前对查询企业信用信息未有明确的授权要求,因此金融机构在《条例》实施后,执行新的授权规定时,授权意识仍然不强。从现场看到的授权资料来看,授权要素不全等问题时有发现,如缺少授权日期,需要单位盖公章的地方仅填写了公司名称等。

(三)异议处理及拒贷资料保管不规范。

调查发现,金融机构的客户经理已普遍掌握征信查询资料随档案保管相关要求,但是往往会忽视异议处理和拒贷查询等相关资料的保管,由于异议处理和拒贷查询与常规业务分开处理,银行方面一般不会要求此类资料扫描进影像系统,因此常常会出现资料保管不齐的现象,极易引起客户和银行的纠纷。

三、相关建议

《征信业管理条例》的出台,切实为征信业的运行树立了规范,为我国征信业的长远发展指明了方向。为更好的促进金融机构规范执行《条例》要求,确保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高效运行,提出如下建议。

(一)建议尽快出台《征信业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我国的法律规范一般都本着“宜粗不宜细”的原则制定,往往将更多的解释性规定赋予相关实施细则。金融机构在执行《条例》过程中,确实还存在较多的不明确和模糊的地方,建议总行尽快出台《征信业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对相关问题进行明确。如金融机构是否要补企业查询授权书、“一事一授权”的认定标准、关联企业查询授权以及企业法定代表人授权的条款等进行明确,提高政策的执行效果。

(二)加大培训宣传力度,认真贯彻落实《条例》。

各级人民银行继续加大宣传培训力度,向社会各界宣讲《条例》的制定背景和内容,告知社会各界《条例》的作用,促进“诚信受益、失信惩戒”的信用环境的形成。使商业银行各分支机构及从业人员清楚地认识违反《条例》将会受到严厉的监管或处罚,使《条例》内容迅速深入人心;强化对信贷人员的培训,迅速提高他们与客户直接沟通的技巧和水平,以便客户尤其是个人客户能同意并授权银行查询、使用其信息;建议人民银行总行以文件形式要求商业银行总行及加强对下级行的监督检查,实行奖优罚劣,向广大从业人员传递执行和遵守《条例》与否的不同后果,使金融机构征信业务从业人员牢固树立《条例》必须得到有效执行的意识。

(三)指导督促金融机构强化征信业务服务意识。

主管部门要加强对金融机构征信服务意识的指导和督促,要求金融机构努力提高服务质量,争取客户满意,从而减少争议纠纷发生,确保征信业务合规开展:一是如实陈述情况,要主动、充分说明查询客户信息的用途,主动提示客户了解格式合同条款等内容,并取得客户同意查询其信息的书面授权文件。二是依法提供信息,要按照《条例》要求向征信机构提供客户的信用信息,提供个人客户不良信息的,还需事先告知信息主体本人。三是明示投诉异议电话,以便客户反映情况或问题,及时妥善处理各类异议投诉事件。